德国总理和外长的对华态度有分歧 听谁的?

直新闻:德国联合政府就职后,总理与外长谈对华政策似乎不同调,你对此怎么看?你怎么看中德关系走向?
特约评论员陈冰:德国新政府就职后,对华作出一定的调整,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国际局势已经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德国三党联合组建政府时,对一些重大事项也有执政协议,对华政策就有“全面中国战略”,与中国的系统性竞争是关键词。但这只是一种假设,或者说原则,外交事务在随时随地发生着变化,需要灵活处理。
德国对华政策究竟怎么样,还是要从处理一些具体事务中才能看出端倪。现在德国联合政府就处在外交政策调整和内部协作磨合期,人们已经看到总理朔尔茨和外长贝尔伯克之间的矛盾。朔尔茨强调欧洲必须有一个共同的新东方政策,要从真实的中国出发,来制定对华政策,愿意同中国进行合作与公平竞争。而外长贝尔伯克则主张在价值观基础上制订对华政策,在新疆、香港、台湾等问题上要对华强硬,带有较强的意识形态色彩。朔尔茨不提“价值外交”这个词汇,提倡公平互利的竞争;而贝尔伯克则在多个场合不断地强调“价值外交”这个概念,并且将中国称作“制度竞争对手”,要把对话和强硬结合起来。那么德国外交究竟听谁的?是听总理的还是外长的?当然是听总理的,大国外交的终极决策权都在总理府。朔尔茨是老资格的政治家,与中国打了20年左右的交道,经历过施罗德默克尔两届政府,对中德关系如何发展胸有成竹。
外长贝尔伯克是绿党人士,40岁上下,政坛新人,还有点儿意气风发的漂浮感,说话的分寸还需要历练,但在对北京冬奥会的立场上,她还是坚持了德国的独特性,没有被美国煽惑晕了头。现在德国联合政府内阁还处在磨合过程,不同党派的不同政治主张也显现出来,但国际社会普遍的看法是,中德关系不会有大的变化,仍会按照默克尔的务实合作路线走下去。
德国的三大政党在联合组建“交通灯”政府时,有一个重要的约定,就是对华关系将遵循中德政府磋商机制。这个机制延续多年,具有稳定性和制度性,所以尽管德国外长常有刺耳的言论,尤其在人权和价值观问题上,但只要坚持这个磋商机制,中德关系就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也就是说,现在断言德国新政府对华政策出现了裂痕和矛盾,为时尚早,等德国外长碰点壁、长点记性后,中德务实合作关系就会清晰地展现出来。

德国外长贝尔伯克
直新闻:德国外长贝尔伯克上任才三周,就受到国内外的批评,认为她的“绿色理想”将把德国带上危险的错误道路,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陈冰:欧洲人有一种说法,说绿党当在野党很好,经常提出一些中肯的意见,但成了执政党就不怎么样,常常把一些不符合实际的想法变成政府政策,打破政治惯例,挺难缠。你还别说,德国绿党的贝尔伯克成为外长后,就有点这劲儿,总想标新立异,用东北人的话说是热烧饼。
贝尔伯克最让人反感的话,就是她对外交的理解。一般人们都说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她的高论是“外交就是世界内政”,于是国内外的外交和战略学者认为这太危险了,贝尔伯克怀里揣着炸药。内政用妥协的方式解决不了,接下来就是内战。而外交则是努力超越意识形态分歧,努力寻找共同点来加以合作,避免战争,维护世界和平。贝尔伯克的外交观,导致她在上任三周后就频频犯错误,更像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非自愿继承人,坚持基于价值的外交政策,必然是对话和强硬相辅相成,对话不成了,接着就是强硬的对抗,甚至战争。
她为了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竟然主张干涉中国内政,包括抵制来自中国新疆的产品。她面对俄乌边境战争危险,不是去设法拆除导火线,而是在煽风点火。她宁肯听美国的话,也不听本国总理的劝诫,说俄罗斯到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北溪二号”,不符合欧洲能源法,暂时不会获批,以逼迫俄罗斯对乌克兰让步。德国总理朔尔茨对此计策不以为然,而绿党则希望借助“北溪二号”事件,来提升其在执政联盟中的地位。你说把德俄关系搞砸,对德国有什么好处,让德国和欧洲人在凛冬季节支付更高的取暖费?
从这些事情中你可以看到,德国绿党领袖、外交部长贝尔伯克的不成熟、轻率。最核心的问题是,价值观外交本来就是美国、日本抛出的幌子,是为了拉帮结派,贝尔伯克居然照单全收,有意放大。当今世界已不再是美西方所主导的,多极化的格局要求各国彼此尊重,务实合作,价值观外交和人权外交的虚伪早就暴露无遗,也没有多大空间可玩,严谨务实的德国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为旧世界谋划政治的外长呢?所以西方外交观察家给贝尔伯克上任三周后的评价是,她领衔德国外交存在不可估量的风险。给她的忠告是,要想成点什么事,绿党首先要战胜自我,贝尔伯克别总是大声宣言,而应该像默克尔一样,认真研究每一件外交事务的复杂性,并给出符合实际的解决方案。外交官的秉性,可不是好勇斗狠。
 
上一篇:德国重视研究生教育与产业互动
下一篇:德国大师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