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先欧洲,德国宣布取得阶段性胜利

抗疫胜利的曙光似乎已经出现。
 
“为了确保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我们必须谨慎行事。我们必须巩固已取得的阶段性胜利——脆弱的阶段性胜利。” 4月1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向全国发表了电视演讲,宣布德国的防疫工作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并公布了分阶段、分行业逐步复工复课的德国式路线图。
 
作为医疗资源最雄厚的欧洲国家,德国在此次新冠疫情危机中交出的答卷,至少在欧美国家之中,足以称得上优秀。
 
截至当地时间4月17日,德国确诊病例已达13.4万例,但与之对比的是,德国新增病例数量在过去两周内稳步下降,3890个死亡病例以及2.86%的病死率也依然属于西方主要国家中的最低。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于一度出现医疗资源挤兑的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纽约州,德国的医疗资源目前依然充分。目前,德国带呼吸机重症监护床位仍空余一万余床,并在过去数周内已开始接纳来自法国和意大利的部分重症患者。

 
德国是如何做到的?
 
成功经验
 
及时且大规模的检测能力、处理病例时对地方的权力下放、三级分工的医疗体系、富余的重症监护病床与呼吸机数量等,都是使得德国在抗疫过程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因素。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数据,德国目前已完成了173万次新冠检测,不仅高于初期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118万),还远高于欧洲另两大强国法国和英国(33万和42万)。虽然德国在初期也短暂出现过测试点资源挤占的情况,但之后检测能力的快速跟上,使得德国并不存在其他国家只允许有症状患者检测,导致大规模漏检的情况。
 
目前,德国每周已经可以完成35万次检测,德国“钟南山”多罗斯滕教授更是在3月下旬就表示,德国的每周检测能力最多可达到60万次。
 
检测能力迅速铺开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联邦政府在处理检测病例问题上,对地方采取了权力下放的态度。
 
不同于意大利、西班牙每日统一更新数据,德国病例数据的“飘忽不定”反映的就是各联邦州、各乡镇可以自行寻找具备资格的公司或试验室进行测试。拥有4座P4级实验室的德国是欧洲实验室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如果加上瑞士的3座P4级生物试验室,泛德语区内的顶级试验室资源超过全欧洲的一半。
 
权力下放的另一个基础,则是德国的电话热线-家庭医生/社区诊所-综合医院-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及地方卫生厅的多级分工体系。
 
处理新冠疑似病人的一般流程也建议,有症状者首先应致电电话医生,而后系统将根据疑似、轻症或重症分别引导至家庭医生、检测点以及综合医院,最大程度保证有限医疗资源的最大化利用。一般而言,综合医院并不会接收无法出具家庭医生转院单的病人。
 
权力下放至地方也变相促进了隔离和限制措施的快速落实。由于各联邦州有权独立制定防疫措施,在巴伐利亚州率先推出严格的社交禁令之后,巴伐利亚政界获得民众大量点赞,也倒逼北威州等一开始不积极抗疫的联邦州跟进。
 
而德国低死亡率最硬核的底牌则是富裕的医疗资源。在疫情爆发之前,德国全国拥有1160家配备重症监护病房的综合医院,并能提供28031床重症监护病床,其中约2.5万床配备呼吸机。而在法国和英国,全国呼吸机总数都仅为5000台左右。此外,德国1160家综合医院中近三分之一都配有被誉为新冠患者最后希望的ECMO(体外膜肺氧合)。
 
复工复课,逐步开始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德国并未像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一样推行严格的禁足令和停工令,而仅规定了“禁止三人以上集会”的社交禁令和一系列弹性较大的限制性举措。这些措施旨在避免国民经济一落千丈,并有助于在经济与防疫之间摸索一个平衡点。目前看来,这些相对宽松的措施在医疗资源发达的德国,至少还没有拖防疫工作的后腿。
 
现在,相比于仍苦苦挣扎在疫情泥潭中的欧洲邻居,率先进入抗疫下半场的德国已经将目光放在了后疫情时代。
 
在默克尔最新的讲话中,防疫举措中最核心的社交禁令将延长到至早5月3日。该禁令主要包括公共场合需保持1.5米以上的安全距离,禁止两人以上的非家庭性人群聚集。默克尔也首次公开表态,强烈建议民众在公共交通和超市购物等场所佩戴口罩,但暂时仍不会在全德范围内出台强制性的口罩令。
 
而包括德甲比赛、各大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等大型活动的禁止期将至少延长至8月31日。尤其是德国民众酷爱,却在疫情前期加速病毒传播的德甲比赛,即便是空场比赛暂时也不在政府解禁的考虑范围之内。北威州州长拉舍特更是表示,本赛季德甲比赛已经无望再与现场观众见面。
 
唯一解禁日期待定的大型活动则是各地的传统民族节日(Volkesfest)。由于各地节日举办方式和日期不尽相同,各联邦州有权自主决定该类活动的参与人数上限。至少一年一度的著名的慕尼黑啤酒节已被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称为“不切实际”。
 
社交禁令的延长也意味着,民众在出行领域的自由将继续受到限制。虽然德国并未出台严格的出行禁令或封城条例,但政府仍不建议德国民众在5月3日之前进行境内外访友、旅游等出行活动,各城市的酒店与宾馆在未来20天也将不被允许接待以旅游为目的的客人。
 
德国各中小学校将以分批次、分年级的形式在5月4日之后全面开学,但需要参加高考的学生将提前返校。不同于中国国内的复课时间再三延后,获得了自主权的各联邦州大多希望将复课时间尽可能提前。比如巴伐利亚州、梅前州等大部分联邦州则计划高考应考生复课时间定于4月27日,北威州更是计划高考学生于4月20日复课。
 
提前复课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经济与企业界希望能将更多公司员工从居家照顾孩童中解放出来,以尽快恢复生产。所以整个教育体系中最早“复课”的是托儿所——自下周起,德国的托儿所会为父母职业为经济生活中具有重要意义职业的孩童首先开放。
 
疫情冲击影响最大的零售与服务行业也将开始复工。自下周一起,在满足保证安全距离、限制客流量的前提下,店铺面积800平米以下的商店将被允许开门营业。5月4日起,店铺面积为2500平米以下的商铺也将被解禁。至于店铺面积更大的大型商场,餐厅、酒吧等“无法佩戴口罩”的场所,以及电影院、剧院等人群密集聚集型场所,目前仍未有明确解禁日期。
 
由于德国并未出台强制性的停工令,此前以大众、宝马为首的德国各大工业企业停工的直接原因仅是汽车销量暴跌而导致销售无法支撑生产计划,而这些企业绝大多数的文职工作人员在疫情期间并未停工。虽然默克尔政府仍要求工业企业在疫情期间“为员工提供全面安全的工作环境”,并尽可能鼓励员工继续居家办公,但戴姆勒、大陆等企业已经计划4月20日逐步恢复一班制的生产节奏。
 
为下一波大流行做准备
 
默克尔政府新一揽子防疫措施中压轴的,则是为下一波可能出现的新冠病毒大流行做好充足准备。
 
“在没有疫苗的当下,我们需要接受与病毒共存。”默克尔讲话的背后含义,之后由内政部长霍泽尔进行了补充:逐步解禁并恢复日常经济生活的前提是,新出现病例能够被快速确诊并切断传播链。
 
为此,德国内政部计划首先将大规模补充地方卫生机构的人力资源,以达到每2万人口配备5名可以照顾及追踪新冠病例的标准。其次,德国将进一步扩大每周检测能力至65万份以上。其中,目前感染病例数量最多的巴伐利亚州更是要求将该州的每日检测能力达到2.5万份以上。
 
另外,内政部还将在不违法数据隐私的前提下,通过实时病例追踪手机应用向民众预警附近的感染风险。该应用预计将在4月底正式上线,这也是大部分防疫措施解禁日期定在5月初的重要原因。
 
同时,联邦政府还将以两周一次的频率根据感染数据重新调整防疫措施,下一次更新防疫措施的解禁方案暂定于4月30日。
 
在这一系列看似井井有条、却又略显繁杂的解禁路线图的背后,反应的依然是保经济与防新冠之间的艰难抉择。
 
虽然绝大多数民众和罗伯特·科赫研究所都反对过快地放开各条禁令,但德国政府也确实正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各种禁令每延长一周,都意味着经济活力的下降”,根据联邦议会经济委员会的推算,如果社交禁令延长至5月以后,德国今年的GDP下滑程度将超过5%。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商铺面积达800平米以上的店铺明明可以通过大面积更轻易地满足人群之间的社交距离,但却必须为800平米以下的小店铺让路。理由在于,相对于资金雄厚的大商场,小店铺的现金流更加容易断裂,而小微店铺创造的就业机会也远超过零星的大型商场。
 
同样的歧视性政策也体现在获得豁免权的汽车经销商上,作为德国最重要的工业门类,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一周前就致电默克尔,要求优先开放4S店以及车管所等机构,以确保车市能够快速恢复。
 
下一个问题则是,在医疗资源不至于被击垮的前提下,优先恢复重要支柱产业的逐步解禁方针,能否让德国人继交出了防疫漂亮答卷之后,在经济恢复过程中继续一枝独秀。
上一篇:德国卫生部长:正考虑措施恢复至“新常态”
下一篇: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将全力支持世卫组织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移民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移民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