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默克尔”放弃竞选德国总理 默克尔:感到遗憾

2月10日,德国基民盟党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简称AKK)表示,她不会在明年参加德国总理的竞选,并将在今年内辞去基民盟党主席一职。
“德国之声”2月10日援引一名德国政党消息人士的话称,AKK将在今年夏天之前寻找新的继任者,此后她将辞去党主席职务。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称,默克尔向AKK表达了感谢,并请求她留任国防部长。
德国电视一台(ARD)报道称,AKK的这一举动与日前的图林根州州长选举一事有关。
上周,在图林根州议会选举州长时,基民盟与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AfD)共同支持自民党候选人托马斯克梅里希(Thomas Kemmerich)此举被普遍认为是打破基民盟与极端主义政党合作的政治禁忌。
据ARD报道,AKK在基民盟主席团的会议中表示,基民盟一部分人和德国选择党以及左翼党有“未解决的关系”,她十分反对与这两个党派的合作。她也表示,党主席和(大选中的)总理候选人应该由同一个人担当,因此她不会担任总理候选人。
AKK现年57岁,2018年当选基民盟党主席。被普遍认为是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的继承者,也被称为“小默克尔”。但自她当选以来一直面对批评,包括来自党内的批评,也有人对她领导国家的能力产生质疑。
AKK的“退场”是必然的结局,还是在图林根州选举这“最后一根稻草”的压力下做出的决定?在她之后,谁又可能成为新一任基民盟党主席,乃至默克尔的继任者,而德国这艘“船”又将驶向何处?
“导火索”在图林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AKK辞职的直接原因是和图林根州选举直接相关的,“不管她之前有什么问题、受到什么挑战,图林根选举是她辞任的导火索。”
此前据媒体报道,在2月5日图林根州长选举中,作为传统政党的基民盟与极右翼民粹政党德国选择党联手推举自民党候选人一事在德国引起轩然大波。《明镜》周刊认为,此事触犯了自民党和基民盟内部的禁忌。在外界压力下,自民党的克梅里希在他当选图林根州长的第二天就辞职了。
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讲师寇蔻也认为图林根州选举是AKK决定辞职的直接原因。“图林根州的基民盟可能与极右政党德国选择党有合作,这犯了当前德国政治的大忌,估计图林根基民盟党部内的保守势力在其中起了作用。” 寇蔻对记者说道。
ARD报道指出,在克梅里希当选州长后,AKK赶往图林根州,要求立刻重新选举,但该州的基民盟组织却不听从她的要求。此事也引来了一些基民盟成员和专家批评AKK领导力不足。
图林根选出克梅里希为州长时,正在非洲访问的默克尔罕见地在外交场合就国内事务发声,主张图林根州重新选举。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认为指出,默克尔就此事发声,其实是AKK权威受到削弱的一个迹象,显得AKK作为党主席没能搞定问题。“这使AKK认识到自己在党内原本就不够稳固的权威受到侵蚀。”郑春荣对记者说。
矛盾累积已久
其实,AKK自2018年底当选基民盟党主席以来就一直遭到各方面的批评。崔洪建指出,当时AKK与联盟党前议会党团主席默茨(Friedrich Merz)争夺基民盟主席时都面临一个问题:如何确保基民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
然而,在2019年的几次州议会选举中,基民盟表现不佳,而德国选择党和绿党却异军突起,几次选战中都有不俗表现。此外,AKK还面临来自党内的挑战。路透社去年11月3日援引一份民调称,目前大部分德国人更愿意将曾在基民盟党主席选举中败给AKK的默茨视为基民盟的领导者。默茨以31%的支持率明显压倒了AKK的19%。可就在一年以前,AKK在同一份民调中曾以33%的支持率领先默茨5个百分点。
不过,AKK在去年11月下旬莱比锡的基民盟党代会上扳回一局,在默克尔的支持下,再次以其雄辩的口才征服与会者。“德国之声”等德媒在事后评论称,AKK的接班人之位暂告无虞,默茨等党内反对派短时间内将不会再次发难。
如今,图林根州长选举的结果可以视作是基民盟内部矛盾的一次爆发。崔洪建认为,之前的党内斗争因为图林根选举再度激化,而AKK当选党主席一年多来也没能使基民盟的支持率上升。“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她是引咎辞职。”崔洪建说道。
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姜锋指出,AKK一直受到党内的阻力,经济界的阻力,受到那些认为一定要找到与默克尔不同路线的力量的阻力。而AKK自身的能力也是导致其辞职的原因。“AKK的政治生涯一直在州一级政府,比较缺乏从政治角度管理党派、统筹全国、担任领袖的经验。而她作为德国总理的潜在候选人,也缺乏从事世界政治方面的经验。这从她上台后关于德法关系的言论,以及欧洲政策的讲话都能感觉出来,明显的欠缺思考。”
“ 大小默克尔”貌合神离?
德国《图片报》报道,德国前国防部长、基民盟成员吕厄(Volker Rhe)批评默克尔也应当对这一局面负责,并称应当尽快结束基民盟党主席和联邦总理的“双元制”。
AKK也在2月10日表态,党主席和总理候选人(未来总理)应由同一来了担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丁纯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AKK在党内没得到认可,与默克尔辞去党主席却继续担任总理有关。默克尔当时把AKK往上推,有些仓促。
郑春荣指出,AKK关于党主席和总理及总理候选人的表态值得玩味,她主张这三者应该是同一个人,说明她已经意识到目前党主席和总理分开的状况是“很不舒服的”。甚至是在暗示她之所以领导力不够,这也是一个原因。
而AKK和默克尔之间早就出现了裂痕。去年5月彭博社报道称,鉴于近来AKK本人和基民盟的民意支持率都在下滑,默克尔公开质疑AKK的执政能力,认为她无法胜任总理一职。
此外,AKK还疑似向默克尔夺权。去年5月中旬有消息称,AKK敦促默克尔辞职去竞选欧洲理事会主席,由她直接接替。不过这一消息立刻被AKK否定了。
郑春荣指出,对党主席AKK而言,此次默克尔在非洲就图林根州长选举发声,听上去并不舒服。
但姜锋则认为,AKK这次不是放弃,而是“战略撤退”,即在辞去党主席职务之前安排好总理候选人等重要事务的安排,体现出了对默克尔的忠诚和“姐妹情谊”。也说明默克尔仍然高度信任AKK,请她留在内阁里担任国防部长这一重要职务。
接下来的问题不止是谁当新主席
无论如何,接下来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谁来接任基民盟的党主席?
《明镜》援引德新社的报道称,消息人士透露,AKK宣布该决定后,基民盟主席团十分震惊,沉默了很久,没有人直接提到谁来继任。
另据德国《世界报》消息,AKK辞职后,基民盟内部的右翼保守主义组织“价值联盟”(Werteunion)将进行成员民调,以推荐继任者。据“商业内幕”网德国版报道,该组织主席亚历山大米奇(Alexander Mitsch)个人支持曾经与AKK竞争党主席的默茨。
寇蔻认为,如今在基民盟内部的不同声音中,保守派很有影响力,而“价值联盟”聚集了众多保守派大佬,他们支持的就是默茨。就默茨个人而言,虽然在党主席竞选中败给AKK,但他作为基民盟资深政客,并未停止成为未来总理候选人的步伐。
郑春荣认为,目前比较有力的竞争者有三个,默茨,北威州州长、基民盟副主席拉舍特(Armin Laschet),以及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黄颖去年曾在记者发表文章,指出AKK表现不佳无疑会给基民盟的其他重要人物,如默茨和施潘以及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表现抢眼的绿党领导层带来机遇,特别是默克尔即将离开政坛时,德国政坛权力角逐在所难免。
如今,随着AKK即将辞职,基民盟党内的角逐也将拉开帷幕。据《图片报》报道,德国前副总理、社民党前主席加布里尔说,继社民党主席选举后,AKK辞职一事使得由基民盟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在短时间内再次受到打击,他认为德国可能很快就会举行新的大选。
丁纯对记者指出,德国政坛在难民危机后好不容易形成的稳定状态目前被打破了。这显示出一个包括德国在内的全欧范围的政治趋势。不少传统和主流政党被冲击,政治格局愈发呈现碎片化。但德国政治力量对这一大变局的反应有些迟缓。相比英法两国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新生代”的领导人,德国的政治领导层显得有些“老态龙钟”。
“对默克尔而言,主要问题就不仅仅是选谁接班了。更多的是党应该怎么转变、怎么赢回民众、调整执政方针的问题。”丁纯说道,在图林根州的基民盟与德国选择党联手后,“怎么应对民粹崛起?这是AKK带来政治变动后基民盟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崔洪建也认为,一定程度上德国政治,尤其是基民盟到了需要更新换代的时刻,需要走出默克尔的“阴影”。
姜锋则认为,考虑未来基民盟主席的候选人,代表经济界利益的默茨是必须重视的一位。与默克尔和AKK所秉持的公平原则、注重社会政策不同,默茨背后的力量代表着另一种方向。“默茨代表的是效益,如果他当选基民盟主席,德国的政治理念会有一些改变。”姜锋说道。
上一篇:德国州长刚当选就辞职 默克尔:必须重投
下一篇:德国去年机械制造业订单大幅萎缩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移民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移民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