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2030计划”护航制造业

德国或于今夏推出由经济能源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亲自操刀的“国家产业计划2030”,以“更有针对性地通过国家手段保护德企,令其适应日趋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保障及恢复德国乃至欧盟的经济与技术领先地位”。鉴此,德国媒体将该计划定性为“保护工业战略”及拥抱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十年行动纲领,期望籍此继续领跑全球制造业,保持制造强国地位。
2013年4月,德国政府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推出“工业4.0战略”,欲推进新一代技术研发和创新。细加分析,“工业4.0”是个发展过程,“2030计划”是攀高阶梯:推动制造业由大变强的行动路线和时间安排。要言之,对于德国这一素以制造业为核心竞争力的国家而言,此乃着眼全球制造业竞争力较量及产业变革趋势而制定的战略性规划;既是落实“工业4.0”的自选动作,亦是为参与国际科技大博弈的必选动作。

“商战无穷年,科技是关键”。德国欲推“2030产业计划”,有其深谋远虑:发挥国家、经济界和研究机构合力,通过税收、价格、融资诸项政策,改善市场环境,利用技术、人才、法律和高端制造等独特传统优势,建立跨企业联合体,打造旗舰企业。彼得·阿尔特迈尔还建议组建“德国投资基金”,以保障德国专业技术知识。可见,德国政府大力加强产官学合作,不惟瞄准国际市场营销,更是制造业固本强基战略。
根据“2030计划”,联邦政府将进一步夯实综合国力载体的制造业基础,大力推进实体生产与虚拟数字对接。至2030年,把工业产值的GDP占比逐步提升至25%(2017年制造业对GDP贡献率为23.4%)。10年内,联邦政府将重点扶持九大“关键工业领域”:分别是原料、化工产业、设备和机械制造、汽车及其零部件制造、光学与医学仪器产业、环保技术部门、国防工业、航空航天工业,以及运用3D打印等新制造技术的企业。
“沧海无浅波,大舟有深利”。德国政府欲以“长盛不衰,对国家经济利益重大”的西门子、宝马、戴姆勒和大众各大汽车制造商,以及巴斯夫、蒂森-克虏伯和德意志银行为“旗舰企业”标杆,降低企业兼并门槛,打造“德国和欧洲冠军”,并着力吸引著名跨国企业回流本土创业。计划的独到之处,还在于关注及重视占企业总数90%、被誉为“隐形冠军”的中小企业,使之也能从政府“加强”和“保护”政策中获益。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2030产业计划”凸显德国朝野的危机感——感受到美日中印等国新技术赶超的压力。阿尔特迈尔坦陈:“环视全球,在科技领域,三四个国家正处于第一方阵;德必须争取跻身第一方阵。”德国官产学界普遍认为,下阶段工业化赛跑将展开于美德中之间,德国必须在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产业大洗牌和再分工中,凝神聚力,扶植战略新兴产业,并在资金、政策、人才、税收方面给予大力倾斜。
2月4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率企业家访日时指出,将加强德日经济和科技关系。德日两国均直面国际竞争力格局变化挑战,将围绕智能制造战场,在人工智能和数据领域协调一致。德日深受制造业立国思维浸淫,深谙经济权力维系于制造业竞争力。战后,在政府规划、引导、扶持产业方面,分别以“莱茵河模式”与“隅田川模式”著称。十几年来,德国政府已很少干预,该计划出台表明“经济政策转向”。
“他山有砺石,良璧逾晶莹”。在德国联邦政府对“2030产业计划”拍板之前,将交由政、经、学、研各界讨论;德国队长,德国香肠,德国BOY,德国心脏病,德国阿根廷,德国车,虽朝野意见不一,内部尚存歧见。但,该计划折射德国视制造业为最重要经济元素,并为重振制造业保驾领航。缘于此,“2030计划”或对德国早于其他发达国家顺利摆脱次贷危机引发的经济萧条,成为“工业4.0”概念之策源地,以及巧妙跨越“去工业化陷阱”的经济成功之道给予启迪。要言之,国际竞争力植根于强大制造业,此乃国力强盛与经济安全之根源。
上一篇:中国再成德国最重要贸易伙伴
下一篇:不顾美国劝说 德国考虑开门迎华为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移民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移民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