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门将后继乏人,因为都去苦练脚法了?

一直以来,德国都有着引以为傲的门将传统,从上世纪的塞普·迈耶、托尼·舒马赫,到本世纪卡恩与莱曼的一门之争,再到如今坐拥诺伊尔和特尔施特根两大世界级门将。但是,下一代德国门将呢?
 
 
 
门将,这个足球场上的特殊位置,几乎不曾令德国人头疼。如今,随着勒沃库森替补门将隆布(上图)接连送出两个超级巨大的失误,成为各大视频媒体制作和剪辑的笑料,德国足球门将位置后继乏人以及训练偏科等问题,引发了业内人士的反思和探讨。
 
苦练脚下,扑救功夫呢?
 
27岁的隆布出自勒沃库森青训,前些年主要被租借至德丙和德乙锻炼,在桑德豪森积累了12场德乙经验后,他在2019年夏天回归药厂,担任替补门将。德甲第21轮勒沃库森对美因茨,一门赫拉德茨基跟腱受伤,半场被换下,隆布临危受命,上演德甲首秀。自那以来的4场正式比赛,隆布315分钟共丢9球,药厂无一获胜。德甲对奥格斯堡,他在接应回传时踢跐,尼德莱希纳笑纳空门;4天后,欧联赛场上噩梦重现,对伯尔尼年轻人的比赛,他在防守一脚又高又飘的传中时,将球漏在了对手前锋西巴舍脚下,又一次送上空门大礼。
 
 
 
 
 
平心而论,替补门将可能是最不好干的差事,因为位置特殊性,有可能一年到头都捞不到出场机会,更多任务是配合和支持主力门将,和“乒乓球陪练”有些共性。幕后突然走上前台,常年缺乏比赛感觉以及与队友之间呼应欠佳,酿成了隆布的悲剧。对于这个倒霉的二门,大多数人不忍心苛责,而是把此事作为切入点,去深究背后的问题。
 
前多特蒙德功勋门将魏登费勒发表了自己的观点:“现在我们训练门将时,更愿意把他们塑造成第11个外场球员,但我觉得这会削弱门将职责的根本——扑出或抱住来球。好的门将应当既具备良好基本功,又能成为第11名外场球员,但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比如诺伊尔或特尔施特根。”
 
在“尾灯”看来,随着足球的发展,德国在培养门将方面难免有舍本逐末之嫌,过于注重对门将脚下技术和出球能力的雕琢,而忽视了对门将最原始和最根本天职的训练。魏登费勒出自凯泽斯劳滕门将名师埃尔曼之手,以34岁高龄随德国队拿到了2014世界杯冠军。虽然在职业生涯中后期,魏登费勒在参与比赛方面有所精进,但本质上还是一位喜欢开大脚、特长在门线上的传统门将。
 
 
 
脚法好更易上位
 
传统门将失势,最鲜活的例子是沙尔克04门将费尔曼(上图)。2018年夏窗赫韦德斯离队后,这名身高1.98米的自家青训球员接过了队长袖标,但好景不长,到了赛季下半程,他的位置被比自己年轻8岁的尼贝尔抢去。除了伤病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脚下不够灵光,不能很理想地担任进攻第一发起者。经历诺维奇和布兰的两次租借后,费尔曼本赛季才重返沙尔克,俱乐部对他并不放心,还从法兰克福租来了丹麦国门伦诺夫,两人竞争上岗。
 
魏登费勒为老式门将出头后,德国1990世界杯冠军主力门将伊尔格纳和擅长扑点的前拜仁门神普法夫,纷纷响应。比如后者表示:“据我观察,现在德甲门将训练太注重脚下,双手的价值越来越小,但门将的这双手是可以帮你赢得比赛的,请把手套赶紧戴起来吧!”
 
在老学院派门将看来,守护球门永远是第一位的,这也是门将戴上手套的原因。诺伊尔是所有未来想成为优秀门将孩子们的榜样,人人都想当“门卫”,但这谈何容易?在通往优秀门将的道路上,你首先得是一名扎实的门将。隆布的失误,除了心理素质不过关导致怯场外,自身基本功和门将意识没有做扎实,也是其中原因,比如伯尔尼一役对手传中时,他的选位明显不对,酿成大祸。药厂去夏从凯泽斯劳滕花200万欧元签下了德国U21门将格里尔,但这位天赋不俗的小将,本赛季只是在隆布身后充当三门,欧联杯到了淘汰赛阶段,球队甚至没给他报名。一个重要原因是,隆布更理解博斯喜欢传控的足球哲学,脚下好于格里尔。
 
 
 
好苗子都在板凳上
 
门将训练,结合个体不同,做到手和脚的训练平衡至关重要。相比这个话题,德国队门将教练科普克阐述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在国家队视野里的几名年轻门将,比如尼贝尔 (上图)、舒伯特和格里尔,现在比赛机会太少了,无法持续进步,比赛经验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我们必须有所注意了。不要在诺伊尔和特尔施特根之后出现后继无人的情况。”
 
科普克提到的这三名门将,现状都是在俱乐部把板凳坐穿。德国年轻一代门将中最具潜质的尼贝尔,在选择自由转会拜仁后受到了多方批评,新赛季他果然只有2次上阵机会,分别是德国杯第1轮对业余球队迪伦,以及欧冠提前出线情况下做客马竞。只有时间才能证明,尼贝尔在诺伊尔身后学习、但缺乏实践,这样的选择究竟是否正确。
 
出生于1998年的舒伯特,在上届德国U21给尼贝尔担任替补,上赛季为沙尔克9次在德甲出场,场均丢2球,能力显著低于德甲平均水准。今夏租借来到法兰克福,只能给德国国门特拉普担任替补,没有1分钟正式比赛经验。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药厂三门格里尔的身上。本届德国U21,主帅昆茨在门将位置也相当头疼,甚至需要从比甲聚尔特瓦雷根召入出生于1998年的班森,此人随多特U19拿到过全德冠军,但未能获得职业合同,本季在比甲出战6次,丢14球。
 
 
 
本季德甲18强中,只有8名德国籍门将出任绝对主力,而且联赛上半区9队中,只有拜仁的诺伊尔、法兰克福的特拉普 (上图)和柏林联盟的卢特,是本土制造。当狼堡的比利时国门卡斯蒂尔斯本轮已将德甲连续不失球纪录扩大为666分钟,古拉奇、佐默、赫拉德茨基等外来和尚出任诺伊尔身后的第二梯队时,大部分德国籍门将只能在中小球队为保级而战。
 
尽管德国门将的未来让人担忧,但本赛季还是有两个不大不小的惊喜。出生于1997年的弗洛里安·穆勒,本赛季从美因茨租借来到弗赖堡,成为绝对主力,反应奇快的他在第18轮对斯图加特时单场做出10次扑救,是本季德甲最高值,《踢球者》评分达到了2.8。另一位是“00后”,出生于2000年的曼特尔今年1月从德丙翁特哈兴转至萨尔茨堡红牛,擅长培养年轻球员的奥地利劲旅为一名德丙门将掏出了200万欧元,他在奥地利的发展值得关注。
 
上一篇:德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体育俱乐部正大量流失会员
下一篇:世预赛德国3球大胜冰岛,伊布重返瑞典国家队献助攻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队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队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