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阁终有眉目,欧盟改革或将重启

当地时间2018年1月21日,德国柏林,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基督教民主联盟(CDU)政党会议。分析认为,这是德国新政府组阁迈出的关键一步,也基本确定将组阁成功。视觉中国 图
德国大选后的政府组阁终于有了眉目。近日,社民党党代表多数同意与联盟党进行联合组阁谈判,这意味着德国组阁向前迈进一大步,预计不久后,因组阁困境而放缓的欧盟一体化改革将重启。不过随后的组阁谈判仍存障碍,需要双方积极协商与相互妥协,只有社民党党员最终表决通过联合执政协议,才能给德国政府组建下定论。若大联合政府组建成功,将面临诸多挑战,德国政府需要借助外交成果来缓和内政掣肘,在维护德国政治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在政策上求创新求突破。 
妥协背后难掩分歧 
1月21日,德国社民党在前西德首都波恩召开特别党代会,对是否与联盟党进行组阁谈判进行表决,举手表决当场唱票,最终56.3%的社民党代表同意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开启联合执政谈判。这让社民党领导层、联盟党内部以及欧盟伙伴特别是法国总统马克龙都松了一口气。
从波恩党代会表决可以看出社民党内部存在的裂痕,即使舒尔茨不断呼吁,通过组建联合政府能更有力地推行社民党的政策,如果社民党反对与联盟党进行组阁谈判,将使社民党陷入不利境地,不希望重新大选给极右翼党派创造机会。面对舒尔茨苦口婆心的呼吁与告诫,仍有不少代表投了反对票。明显地,在普通党员和党内领导层之间存在不少分歧,领导层更多关心个人党内声望、部长职位、党在议会中的影响力,其次才是本党的政策实现,而普通党员更多关心的自身的安全、工作、收入和生活保障等,即关注党所倡导实施的政策是否符合自身的切身利益。若要获得社民党内部的支持并重获信任,社民党必须认真对待诉求差异。
自此距离德国成功组阁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大联合联盟实现可能性增大,社民党总算找到了台阶,较为体面地开始与联盟党进行组阁谈判。可是舒尔茨在这次党代会上地位明显削弱了。据德媒报道,真正说服社民党代表的是社民党联邦议会主席纳勒斯。所以,为了扭转其党内不利地位,舒尔茨一定会在接下来与联盟党谈判中坚持更为强硬的立场。
虽然社民党内部同意与联盟党进行组阁谈判,但在党代会上也另外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逐步减少有期限的工作合同;第二,应逐渐取消“两级医疗”体系,即废除私人医疗保险;第三,进一步严格提高难民申请家庭团聚的条件。这些问题会在接下来两党组阁谈判中会被重点讨论。就目前形势看来,即使在某些议题上仍存谈判余地,可就这些充满争议的核心问题,两党立场很难有根本性变化。不过,舒尔茨会努力利用接下来的谈判,为社民党争取更多利益,拿出具有象征意义的谈判成果,为下一轮党内公投做铺垫,同时重拾自己在党内的威望和地位。
存争议的党内公投将成组阁最后难关
闯过这一难关,还有下个难关。不到最后两执政党签订联合执政协议,依然不能百分百确保德国“大联盟联合政府”顺利组建。由于舒尔茨承诺与联盟党联合执政的最终决定权在社民党成员手中,所以联合执政协议还要由社民党44.3万党员投票表决通过,舒尔茨才会在协议上签字加入联合政府。“征求全体党员意见”让人联想到英国2016年的脱欧公投,这一过程难以控制,结果无法预测。这将是“大联盟政府”组建的最后一道障碍,很难预测社民党党员最终的投票结果。
而且,当前正有人在利用党内公投这一制度缺陷。自波恩特别党代会后,社民党迎来新一股的入党潮,社民党青年团领袖凯文·库纳特始终明确拒绝组建大联盟,青年社会民主党人当前正忙于发展新党员,希望通过最终的党内公投来阻止大联盟联合政府。虽然目前无法确定新加入的党员是否会反对大联合政府,但不能排除有人想利用公投来左右德国政治格局的可能性。这一影响因素不可低估,也许会决定大联合执政联盟的命运。
究竟大多数社民党党员是否决定加入大联合政府,主要看接下来联合执政谈判文本中多大程度体现社民党的政策目标了。如果社民党全体党员多数拒绝了接下来的联合执政协议,理论上默克尔能够冒险组建少数派政府,或者寻找新的执政伙伴,牙买加联盟试探性会谈的重启几乎不可能,那么绕了一大圈后重新选举就成为最后选项(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执政联盟,因为各自党派代表的颜色分别是黑、黄、绿,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因此被称为“牙买加联盟”——编者注)。
放缓的欧盟改革即将重启
随着组阁谈判日渐明朗,未来德国政府的内外挑战与各种分歧也变得清晰,7个政党活跃于德国政坛本身就增加了施政难度,如大联合政府最终顺利组建,社民党一定会在政府中强有力地推行他们的政策纲领。而且分歧不仅存在于两个执政党之间,也存于党内,社民党党代会的投票结果暴露了党内不同派系存在政策分歧,联盟党内部也因移民政策生出嫌隙。另外,反对党队伍也相当壮大,尤其是德国选择党将出任联邦议会财政委员会主席,这意味着默克尔未来面临巨大的执政压力和阻力。若顺利开启她的第四个任期,默克尔务必要借助欧洲政策和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来转移国内政党之间存在的分歧,在着重强调国家利益以及欧洲的稳定基础上,争取国内大多数来推进政策实施。
舒尔茨的政策转向除了来自国内压力,部分压力也源于法国总统马克龙。牙买加试探性谈话失败后,马克龙曾多次致电舒尔茨,期望社民党积极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社民党党内公投表决前他还与舒尔茨通话,希望其能够说服多数社民党代表同意“大联合政府”组阁谈判。因为马克龙深知:若要实现“历史性重建”欧盟必须与德国携手推进,才能更好的维护法国在欧盟内的利益。长期在欧盟任职的舒尔茨“亲欧”立场明确,自然希望与法国一起推动欧洲一体化继续前进。为了说服社民党,舒尔茨强调,试探性谈话最大的成绩在于,社民党能够作为政府的一部分给欧盟未来的发展指出方向。如今德国组阁初见眉目,欧盟改革有望在不久后重新听到德国的声音。
德国政府组阁危机使其推进欧盟改革的进程放缓,不过这几个月,欧盟改革虽然推进缓慢,可欧盟一体化进程不曾中止:欧盟23国于去年11月中旬,启动欧盟防务“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建立军事联盟;去年12月上旬,与英国脱欧第一阶段的谈判取得突破,就北爱尔兰和爱尔兰边界问题、英国境内欧盟公民和欧盟境内的英国公民权利以及英国支付脱欧费等核心议题达成一致,即将开启第二阶段“脱欧”谈判;还有涉及到欧元区改革计划,该议题在去年12月中旬的欧盟峰会上也进行了讨论,虽暂未取得成果,法国盟友已做足了欧盟改革前的“动员”工作,迫不及待地要等德国建立稳定政府后共同推进欧盟改革。
英国脱欧打破了欧盟内部的政治平衡,连接东欧和西欧的奥地利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曾任外长、于去年底上台的 31岁奥地利总理库尔茨积极的外交活动,正在改变奥地利以往较少活跃于政治舞台的形象。虽然库尔茨领导的人民党与反对欧盟一体化进程的民粹右翼自由党联合执政,不过他强调奥地利是欧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多个场合也表达支持欧盟的立场,对欧盟的认同感与德法存在一致性。而且,奥地利即将于2018年下半年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库尔茨将会利用这一契机增加奥地利在欧盟的话语权,积极影响欧盟的未来走向。能否与德法轴心构成欧盟新的影响力量,值得期待。
欧洲政坛以马克龙和库尔茨为代表的年轻的政治新星,可作为欧洲的新名片,他们高举改革的大旗,符合危机中选民对改革的期盼。当前德国组阁困境某种程度上可归因于:德国不少民众开始厌倦默克尔政府缺乏新意的政策,渴望变革与创新。若这次大联盟顺利组阁,默克尔将作为欧洲政坛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带领德国继续发挥其在欧洲稳定锚的作用,而邻国的这两位年轻领导人或许能够给德国政坛注入新的活力,启发德国政府在欧洲政策方面改革创新,与法国一同带领欧盟逐步摆脱多重危机的困境。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愿德国组阁再不要横生枝节。
上一篇:瓦格纳:我是德国第一中锋 不希望莱万离队
下一篇:中国队取消和德国球队热身事件结尾:给没有出场的对手赔偿金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队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队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