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德国如何搞“举国体制”:奥运健将军中打造

在来到里约前的一年里,22岁的丹尼斯·库德拉需要在两套制服之间切换。
 
穿上运动服,他是德国首屈一指的年轻摔跤选手;而换上军装,他又成了一名在拉练中奋勇争先的联邦国防军士兵。
 
资料图:德国女足6-1狂胜津巴布韦取得开门红。
 
“举国体制”一词在中国经常被讨论,但它却绝非中国“专利”。作为西方国家,捷克德国,德国与捷克,德国的大师,德国豆,南京德国,德国的电器,德国在运动员培养上也拥有这样一套独具特色的举国体制:由联邦国防军和联邦警察出资招募并培养运动员的传统,已延续近半个世纪,仍风头不减。
 
本届里约奥运会由424名正式运动员组成的德国代表队中,就有近200人是由德国军方和警方培养的。
 
“我们为捍卫自由而战,也为了奖牌而奋战。”奥运季正酣,首都柏林的地铁站随处可见联邦国防军的奥运主题海报。
 
创立于1968年的联邦国防军体育资助项目当前涵盖15个体育促进小组,其中包含为德国奥委会资助的744名顶尖运动员,此外还有40名军事五项全能选手、43名管理人员。以2016年为例,联邦国防军每年为培养运动员支付3500万欧元,主要用于发放运动员工资和采购服装等物料。
 
德国联邦警察的做法与国防军大同小异,只不过其支持的运动员较少,仅80人,且受警方资助的运动员无需强制服役一年。
 
为什么在高度崇尚“个人自由”的德国,需要由“国家机器”来培养近半奥运选手?
 
德国之声介绍了德国立法机构批准这一项目的初衷:由于仅有少数项目的运动员可以完全靠赛事奖金和赞助商谋生。联邦国防军便向具备潜力的运动员伸出了援手——这些“大赛好苗子”每年可前往位于德国吉恩鲍姆的联邦体育训练中心受训数月,期间享受极为优越的训练条件,并最终代表德国征战国际大赛。
 
而对于发展这一套举国体制的目标,德国国防部提供的新闻稿写得非常直白——“奥运奖牌是衡量成功的标尺”。
 
由此看来,“德国特色”的举国体制可谓收效卓著。在从1992年到2012年共13届冬季和夏季奥运会中,44%的奖牌得主系由德国联邦国防军选送。在伦敦奥运会夺得男子铁饼金牌后兴奋地撕碎运动服,人称“绿巨人”的罗伯特·哈廷即是其中一员。
 
“德国特色”还体现在,国家机器为运动员们的转型提供了多条可选路径。联邦体育训练中心负责人约亨·马龙表示,这些“吃国家饭”的运动员在退役后有高达90%的比例留在了警队,从而极大地强健了警队的体魄。
 
而在结束服役后,只有相对很少的运动员选择从军。不过,对于那些留下来的人,联邦国防军会资助他们进入大学深造或是接受职业教育。
 
如今身为国防军下士的罗伯特·哈廷便对军旅生涯兴致勃勃。他希望加入德国当前着力打造的信息化作战部队。
 
“我能够设想,自己今后将有可能留在国防军内。我对网络部队特别感兴趣。”罗伯特·哈廷说。
 
有意思的是,德国体育举国体制尽管以军队和警队为载体,但也不乏“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运动员投身其中。
 
本届里约女子49人FX级帆船选手Victoria Jurczok和Anika Lorenz便是其中两位。作为日常训练,她们每年需要花上200天在海上航行。
 
“没有联邦国防军,我是负担不起如此昂贵的运动的。”Anika Lorenz说,她和Victoria Jurczok虽然也有赞助方,但仍不足以支持她们的帆船维护和训练花费。所以国防军的军饷对她们而言不可或缺。告别海上的拼搏后,她们可以获得资助完成企业管理学位,开始全新的事业。
 
 
不过,也有人选择留在“举国体制”内“传帮带”。前赛艇女子奥运冠军布里塔·奥佩尔特现在的身份是联邦警察的一名警长,但她的工作不是去执勤或是破案——而是在训练中心指导下一代的德国奥运选手。
 
“我已经羁绊在这里了。”布里塔·奥佩尔特形容道。(完)
上一篇:米克-舒马赫德国F4获胜 夺取总冠军希望犹存
下一篇:陕工学子暑期赴德国、俄罗斯高校交流学习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队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队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