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做了十几年的事,在中国几个月就有机会做出来

“你知道德国汉堡的那个微缩景观世界吧?德国人在汉堡做了10多年,吸引了全球爱好者。但我们有那么多通过淘宝联系起来的爱好者,相信几个月就能做出来。”85后海归硕士钟言信心满满。从一名火车模型玩家,到一个专注中国火车模型制造的创业者,身份转变的背后,是他对这个细分市场的认识:“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火车模型市场非常成熟,但中国在这方面才刚刚起步。其实,火车模型能记录中国的经济发展,一方面很多火车具有历史意义,另一方面中国的高铁、地铁等轨道交通在全球都很有影响。”

 

 

 

与很多年轻人创业时强调理想和情怀不同,钟言的创业选择源自兴趣。说起来,钟言一直生活在充满机械感的环境中:他的父亲是一名机械设计师,他在美国留学时,本科专业是机械工程自动化,研究生学的是工业工程,毕业后成为一名机械工程师。而火车模型一直是这名“机械小子”的爱好,尤其欧美发达的火车模型文化,更让他在留学和工作之余,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研究火车模型上。在回国前,他每月有超过一半的工资都花在火车模型上。

 

 

钟言和他钟爱的火车模型

 

随着越发沉浸在火车模型市场,钟言发现了中国市场的空白:“火车模型不是火车玩具,而是强调对真实火车的复刻,在国外流行已经很多年,既要求玩家有很高的动手能力,也需要很高的投入,可以说是一个虽然小众,但附加值很高的产业。相比之下,国内的火车模型市场在2000年左右才起步,目前国内专业的火车模型玩家不过1万多人。玩家不多,生产企业也很少,大部分玩家还是在购买海外企业的产品。”钟言说,就是这个刚刚起步的市场,让他起了创业的念头。

 

 

创业的第一步很简单——开个淘宝店,帮助国内玩家接触并购买国外的精品火车模型。没想到,因为定位精准,“1万个玩家的生意”让钟言迅速成为诸多海外火车模型生产企业的国内代理商,淘宝店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这时候,钟言发现了更大的市场空间:代理销售的火车模型主要来自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模型的主体也是这些国家的火车。海外模型企业对中国火车的涉猎非常少,可“对专业玩家来说,肯定是祖国的火车更亲切也更有价值。而且中国近年来轨道交通发展非常快,值得用模型记录的火车非常多。”

 

于是,钟言萌发了研发中国自有火车模型的念头。经过多次考察,曾经穿行在北京山林间的8K机车,成为了钟言的目标。刚刚宣布退役后8K机车将会遭受拆解的命运,仅仅只保留中国铁路博物馆的一台样车。在他看来,将8K做成模型,是对火车本身最好的纪念。

 

目标确定以后,用“工匠精神”形容钟言的努力并不为过。他花了一个多月时间,跑遍了北京、大同和天津,跟随着尚未退役的机车,拍摄了超过5000张照片。为了模型上的细节还原,他甚至钻到火车底部。

 

在足足七个月时间里,钟言每天都在跟设计图“死磕”,仅仅只是模型正面,修改次数就不下于四五十次:“连火车里的仪表盘都希望能够做到发光。”

 

最终,根据照片复刻的8K设计图,打印出来有足足有几十个平米。

 

 

 

有了图纸以后,就是找代工厂。钟言直言,国外很多火车模型也是由中国企业生产的,所以中国企业的生产能力并不弱。不过,第一次生产8K,还是有很多问题:全长18米的8K机车,缩小了87倍后,部分配件的尺寸变成了毫米级。“最小的零件大概是0.25毫米。”钟言回忆道,由于零件太过细小,他亲自上阵制作了第一台样车:“一辆车搞下来,眼睛都要花。”

 

在生产过程中,出于对细节的追求,钟言仍对产品不断修改。最后,8K的零件数超过600个,整体开发费用超过100万元。

 

 

 

有人由此说钟言是傻子,可他更愿意把自己叫做“疯子”:“我们只是想做一台连一个铆钉都不差的火车模型!”

 

 

 

努力的回报是甘甜的。今年1月20日凌晨3时,8K上线开卖,定价2698元。当天8时,已经销售了超过100台。一周不到,750台8K销售一空。买家来自于全国各地,从西藏林芝到宝岛台湾。一名家住太原的买家,从小看着8K机车长大,一次就买了15台。

 

这一次的成功让钟言看到了国产火车模型的潜力。甚至有投资方通过淘宝店找到了他,希望做大火车模型市场。

 

 

 

于是,钟言也有了更加清晰的创业规划:他在苏州河边租了一个400多平方米的办公空间,既是自己的实体店,也是全国火车模型爱好者的交流空间,目标是利用逐步积累并成熟的模型设计和生产经验,在上海建立一个属于中国自己的微缩世界。

 

“德国汉堡的那个微缩景观世界很有名,而中国的基础更强大。我们有各种具有纪念价值的火车本体,也有飞速发展的高铁、地铁,还有当下‘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中也有火车,都可以浓缩到这个微型世界中,这是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记录。”钟言说,这个想法也得到投资方的认可,目前已经进入起步阶段:“希望今年下半年可以开工。”

 

 

 

其实,对于微缩世界,钟言还有另一心愿:“玩火车模型的代价真的不低,很多人有兴趣却买不起,如果有微缩世界,那么爱好者只要买一张不贵的门票,就能和他们喜欢的模型亲密接触。模型所代表的文化意义也能由此传播。”所以,他希望自己的微缩世界不是在工作室里,而是在商场等人流量更大的地方:“我们正在找合适的商场,只是很多商场还不了解这个创意,租金比较高,这对我们是个难题,所以工作室会是微缩世界的备选场地。”

 

 

 

 

其实,眼下的每个周末,工作室已经成为模型爱好者的活动中心,很多是从淘宝店得知钟言和他的火车模型:从兰州赶来的车友、来自福建的火车司机,等等。大家聚在一起交流关于火车模型的一切。“从这里面,我知道了大家喜欢什么、期待什么。德国人在汉堡的微缩世界做了10多年,而我们有通过淘宝联系起来的那么多车迷,群策群力,估计六到八个月就能有大致的样子。”钟言充满自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德国科学家发明肺癌呼吸检测法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网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网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