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会战中日战术对比:德国顾问对中日都给了差评

淞沪会战中日战术对比:德国顾问对中日都给了差评

1937 年8 月,上海淞沪会战,军工路附近进攻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和装甲车

从1932 年一·二八事变后,日本即在上海保持了数千人规模的海军陆战队驻军。但以区区数千之众,又处于中国当时的京畿腹心、重兵集结之地,势必成为中方首欲拔除之目标。所以从第一次淞沪停战之后,中方即秘密针对此部日军制定作战计划,准备一旦全面开战即集中优势兵力首先解决之。同时,中方还制定了在江阴段封锁长江,将上游日本舰艇一网打尽的海军作战方案。但这一尚属积极的作战预案,却因内奸的泄密而遭断送。

中国军队的原计划,是以两三个主力师配属优势炮空火力,打一场投机取巧的速决战,吃掉日方孤立无援又无退路之上海驻军,借以鼓舞士气,也向国民有个交代。但对于长江沿线日军力量集中上海这一突发情况,则估计不足。结果开打之后即陷入苦战僵持局面,导致速决构想完全落空,并且损失惨重。

 

淞沪会战中日战术对比:德国顾问对中日都给了差评

1937 年9 月30 日,上海赫司克而路(今中州路),在中国军队阵地50 米前炮击的日本海军陆战队

部队机动和战斗只能在晚上进行

根据德国驻华顾问在1939年提交给德国陆军总司令部的报告,8月13日战斗打响以后,面对“沙包掩护体、铁丝网以及道路障碍物配备齐全,使各据点之防御得以完整连接”的日军防线。中国方面只能利用别动队和正规军配合攻击,首先将日军从构筑在上海中国控制区内的临时前哨阵地中逐出,而日军舰炮也开始对上海特别陆战队进行支援。而刘劲持对当时孙元良和王敬久师的看法很简单——“围而不攻”。

而日军的计划,本来就是依靠海空优势拖住中国军队,因此从8月15日开始,日军加大海空支援力度,甚至不惜冒险发动“越洋轰炸”。8月15日驻台北的日军鹿屋航空队派出14架飞机对南昌发动空袭,木更津航空队对南京发动空袭时又被中国空军击落4架。但刘劲持回忆在15日两次遭遇空袭,当他在南翔返回龙华途中,竟然被日军飞机逼得弃车躲入棉田。

虽然攻击进展缓慢,但至8月17日上午,中国军队终于将日军逼退到主要防御线附近,战斗开始向日本租界内发展。这一天,中国第56、98步兵师和独立第20旅,以及野战重炮兵及反坦克炮兵都投入了战斗。在浦东有57步兵师和博福斯山炮团。但是由于日军海军航空兵能够从容地进行对地攻击,而中国地面部队缺乏步兵炮,仅能使用20毫米苏罗通机关炮进行聊胜于无的反装甲和反工事作战,因此中国部队很难发展进攻。德国顾问也认为丧失制空权迫使部队的机动和战斗只能在晚上进行,且“日本守备队得到了军舰上大炮与空中飞机之支援,使进攻者(中国军队)很难在入侵的阵地建立坚强的据点。毫无疑问,入侵后的中国步兵只得到极少量且精确度很差的重武器特别是炮兵的支援”。

此时,德国顾问团和中国指挥人员均发现如果不能楔入杨树浦,割裂日军增援补充的通道,下一步进攻虹口将受到“不应该有的顽强抵抗”。8月18日,中国军队开始以87师和独立第20旅进攻杨树浦,而98师和88师继续进攻虹口。沙浜港至宝山路的杨树浦南方由36师负责。为了增强进攻效果,中国方面调来了两个坦克连,投入了150毫米重榴弹炮、步兵榴弹炮、反坦克炮甚至是150毫米重迫击炮。但是就在18日夜晚至19日,日军也开始依托北站和杨树浦的主要防御线发动反扑。中国方面为了挫败日军的反攻,派出别动队深入日本租界,进行大面积纵火,使得日本占领区出现停电的情况。而日军舰炮也无休止地对中国军队后方进行扰乱性射击。

 

淞沪会战中日战术对比:德国顾问对中日都给了差评

1937 年8 月10 日,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因大山事件(又称上海虹桥事件)紧急调集

缺乏重武器和工兵攻坚手段

8月19日至20日,中国军队进行了一系列的攻击行动。刘劲持回忆是有一位爱国百姓找到设在北四川路王敬久的师部,主动提出带87师走一条日军没有把守的小路进入租界。结果87师竟然趁着夜色一直摸到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附近。但德国顾问认为“此次攻击缺乏一致性和决心”,王敬久看到88师没有前出,也停止了进攻。实际上88师和36师都是在敌军空袭等因素作用下攻势缓慢,在发现延误了会合时间后干脆开始徘徊观望。结果“到了20日之早晨,全部的攻势只有少许的进展。”

从8月20日开始,中国军队终于开始明确战场分区,并且形成以36师战线为主的协调进攻态势。但是当上级单位决定将反坦克炮、坦克和步兵榴弹炮划归36师指挥时,却受到了相当大的阻力。不过考虑到36师沿虹口河右翼至杨树浦线突破,有机会切割虹口与杨树浦的联系,最终战场上的几个师最终都认同了这一方案。20日午夜,87师展开对杨树浦的大规模佯攻,相比之下,88师只对虹口西部做了一些象征性的袭扰,并没有突破当面战线。随后36师开始全面进攻。但是攻势展开后,中国部队发现在建筑林立的区域,只能依靠步兵迫击炮和反坦克炮作为支援,用坦克引导步兵扫荡街道。

至8月21日晨,36师的前锋已经抵达杨树浦百老汇大道,从日本大造船厂方向突入黄浦江岸,并依托坦克构筑防御工事。但是,由于日军舰炮的强大火力,加上日军对苏州上海铁路空袭和炮击限制了中国部队后援前送,上海附近的车站几乎全部被炸毁,中国军队不得不全面后退,放弃已经夺得的日军阵地。德国顾问则很不解,指出“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在此次攻势中,驻防黄浦江东岸浦东之中国精锐部队及炮兵未能予以及时的支援”。

至此,中国方面已经彻底认识到,由于缺乏有效的重武器支援和基本的工兵攻坚手段,通过逐屋逐街的巷战,想要按计划扫荡日军的据点,需要很长的时间,并投入大量的生力军。而此时,日军的援兵却已经抵达上海,中国方面在日军援兵到达前消灭上海日本守军的计划完全失败了。

德国顾问对此的评价是,“中国军事最高当局缺乏果断”,受到租界的阻碍,部队绕路前进,使得突袭的突然性完全无法实现。加上中国缺乏有效手段突破日军“最强股的水泥防御工事,造成中国方面不必要的惨重丧亡”。当然,德国顾问对日军的评价也不算高。例如在装甲车辆使用方面,德国顾问指出“日本方面也未拥有足够消灭敌人反坦克武器的重步兵武器……日本至战车与装甲车是被中国之反坦克武器打击以至于失去战斗力的”。

上一篇:这群德国特种兵从大海打到陆上
下一篇:20万"苏俄娃娃"是对德国最凶残复仇?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网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网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