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装甲师的“豹中王者”——恩斯特·巴克曼

 说起二战中德国大名鼎鼎的豹式坦克,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管在东线还是西线,它都有不俗的表现!在各种实战中,豹式坦克攻击力是仅次于虎式坦克,是二战中综合性能最好的坦克,但是真正将豹式坦克性能发挥的淋漓尽致的是一个叫豹中王者——恩斯特·巴克曼的德国武装党卫军军官。
 
初次参战
 
年轻的恩斯特巴特曼
年轻时期的巴克曼
 
  1919年8月25日,恩斯特·巴克曼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农家,他在1935年完成学业后,即在家中务农。1936年4月1日,巴克曼和无数热血沸腾的德国青年一样,满怀激情地志愿加入了德意志帝国SS部队。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巴克曼随即在1939年首次投入波兰战役,当时担任一名机枪手,并在作战时负伤。1941年秋,在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萨”行动中,巴克曼在党卫军“帝国”师第2装甲团2连服役,在一连串对俄军作战中再度受伤,并因此获得二等铁十字勋章。41年后期,巴克曼被调往荷兰,担任各国SS志愿军的教官;但是,他在1942年初又再次要求加入装甲部队服役。于是,1942年冬天,巴克曼回到了“帝国”师第2装甲团2连,投入了东部战线的战斗。当时巴克曼的所在连队,配备的全是装备50mm主炮的3号坦克,虽然面对苏联的T34中型坦克己经明显落伍,但在1943年早期对哈尔可夫的行动中,巴克曼仍然驾驶着此种战车获得了一枚一级铁十字勋章。在1943年中,巴克曼被调往配备全新5号豹式D型战车的第4连,并于年底升为士官长,从此豹式战车成为巴克曼叱咤战场的最佳武器,成就了他一代豹王的传奇。  
 
  豹中王者
 
豹式坦克
豹式坦克
 
1944年初,由于战争形势,“帝国”装甲师被转移到法国南部的波尔多地区整编。1944年6月6日,盟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后,未能迅速达成突破,全线陷入与德军的艰苦争夺战,战线形成了胶着状态。为了打破僵局,盟军和德军双方均不遗余力地向这个小小的登陆场派去大量部队。于是,“帝国”师在此危机时刻受命向北推进准备参加战斗。
 
  法国西北部城市——圣洛是诺曼底西南部的重要交通枢纽,N—172和N—174两条道路穿城而过,假如美军攻占圣洛就可以向诺曼底东南方向快速穿插,从左翼包抄在卡昂以西的德军西部装甲集群。德军意识要情况的严重性,于是从东线紧急调集精锐装甲部队顶着盟军的空中优势与猛烈炮火展开拼死反扑。
 
  1944年7月初,帝国师在法国桑洛附近阻击了美军第9、30步兵师及第3装甲师的前进;7月8日,德军从圣—塞巴斯蒂安—塞特恩附近对美军左翼发动进攻,巴克曼所在的第4连作为先锋率先冲向美军装甲部队。在这一天,巴克曼指挥着他的豹式坦克(424号车)第一次击毁了一辆美军的M4谢尔曼式坦克;连里的其他弟兄也狠狠地教训了高傲的美国人。败退的美军立刻呼叫火炮支援,第4立刻被密集火炮覆盖,在遭受损失后被迫撤退。
 
  7月12日,第4连再度与美军交手,巴克曼又摧毁了两辆谢尔曼坦克,并击伤一辆。次日,在波卡基村外围的战斗刚刚结束,巴克曼就接到步兵报告说美军纵队正向这里开来,还特别提醒半履带车后还挂着反坦克炮。考虑到撤退的美军肯定会把自己连队的位置向友军通报,巴克曼决定开动自己的坦克在结集地周围主动搜寻敌人。豹式坦克在树林里与美军先头部队遭遇,美国炮手早已架好了反坦克炮,一发穿甲弹擦着豹式的炮塔飞过,但是豹式坦克一下子就把它摧毁了。几乎在同时,一发美军75毫米炮弹“嘣”的一声正巧打在豹式防盾了望孔下的几厘米处,炮弹顺势弹进车内,坦克燃烧了起来;几个乘员在巴克曼的命令下手忙脚乱地逃离了坦克。当巴克曼清点人员时,发现炮手博格道夫不见了,他于是又跑回坦克将被震昏的炮手拖了出来。不料,美军军中弥漫着虎豹恐惧症,这时居然撤退了;而豹式坦克车内的弹药也没有殉爆,坦克手们见状立即将火扑灭,将坦克开回了修理连。在这次林间大战中,美军又有3辆谢尔曼坦克命丧这只“黑豹”之口。 休息了1天之后,巴克曼于7月14日再度披甲上阵,受命去解救前几次战斗中被包围在盟军战线的4辆“黑豹”坦克。在此次行动中,他不仅成功地解救了那4辆德国坦克,并且为自己的杀伤战绩又添加了3辆谢尔曼坦克。同天下午,巴克曼又依照团长指示,成功营救出来一些被美军俘虏的德军士兵。就在这一天傍晚,他的原座车终于修复重新回到他和他的车组身边。
 
  7月25日,盟军的“眼镜蛇”攻势在美军大规模空袭下拉开了序幕,美军装甲部队在空袭过后向阿夫朗什大举进攻。德军防御正面的装甲教导师许多装甲车辆都受到程度不一的损坏,早已被炸得失去了大部分战斗力,“帝国”师第2装甲团被迫后撤去填补装甲教导师留下的防御缺口。紧接着,盟军空军又对“帝国”师发起了2天2夜的空袭,德军车辆只得以机动来躲避空袭。在7月26日的行军中,424号坦克的化油器出了故障,为了节约时间,维修兵就地进行维修,没有采取任何隐蔽措施。就在这时,4架盟军攻击机发现了瘫在地上的豹式,猛烈扫射随之而来,坦克的散热器水管和滑油冷却器被击穿,发动机燃起大火。飞机飞走后,德国坦克兵立刻从坦克底下钻出来将火扑灭,维修兵继续拼命苦干。
 
豹式坦克
 
  7月27日破晓时分,巴克曼的坦克总算可以使用了,巴克曼车组驾驶着好不容易修好的424号“黑豹”坦克去追赶已经撤走的连队。当巴克曼行驶到小镇勒洛雷的村口时,一群步兵和后勤人员象看到救命稻草一样围了上来。这些步兵报告说大批美国坦克正顺公路向库唐斯前进!毫无疑问,德军此时也向库唐斯撤退,如果让美军抢先进城后果不堪设想。巴克曼马上派出两个乘员去核实这一情况,很快他们就返回并报告一支由15辆谢尔曼式坦克以及其他一些车辆组成的美军纵队正在沿公路靠近。美军坦克的轰鸣声越来越大,巴克曼当机立断让步兵迅速撤离,单车来到勒洛雷村口设伏,决定以牺牲个人为代价来换取大部队的安全。巴克曼命令豹式坦克开到库唐斯至圣洛国道与勒洛雷的便道交叉的路口,以四周的橡树作为掩护,把坦克停在路口后方约100米的小道上,静静地等待猎物的到来。 就在巴克曼的坦克刚刚隐蔽好的时候,美军坦克纵队也已经顺着公路隆隆开来。 
上一篇:纳粹第三帝国‘五虎上将’
下一篇:德米扬斯克包围战 党卫军创造的奇迹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网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网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