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或陷衰退不放水?德央行行长:大规模刺激无必要

在经济学家纷纷宣称德国经济“黄金十年”落幕亟需政府刺激之时,欧央行管委会“鹰派”成员、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n)依旧拒绝这样做。
德国留学

在即将于当地时间25日刊出的一篇德语专访中,魏德曼指出,虽然德国经济已经走弱,但现在(德国)政府或欧央行推出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的行为,还为时过早,他认为,“这样做是错误的。”

魏德曼的话与市场预期并不一致:市场此前预期,欧央行可能会在下月公布货币宽松措施的一揽子方案,其中包括降息以及恢复债券购买计划。

数位欧洲经济学家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并不对魏德曼的表态表示意外,并认为这不是资金的问题,而是德国财政文化的问题。

其中,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德国经济学家哈克(Oliver Racau)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有关德国放弃自我强加的财政限制的辩论最近正在加剧,但目前我们仍然认为,只有在经济衰退即将来临时,德国才可能实施相当规模的财政宽松政策。”

 

“现在仍不是‘恐慌’时”

作为欧盟经济火车头,德国近期的经济数据惨淡。根据近期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初步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萎缩0.1%,随后德国央行发布月度报告指出,今年夏天德国经济依旧不景气,第三季度可能再度出现轻微萎缩。

通常,连续两个季度经济萎缩会视作“技术性衰退”。在数据出炉后,代表了一万多家德国企业的德国工业联合会以及不少经济学家均呼吁德国政府制定更宽松的财政政策,重振经济。 但德国总理默克尔驳回了财政刺激计划这一想法。13日,默克尔称,德国经济面临“困难时期”,但政府不会过快采取行动,而将审视形势、依需求制定对策。

魏德曼也秉承类似看法。他在采访中指出,他反对“为了应对近期德国经济增长放缓,而推出大动作的货币或财政政策刺激一揽子方案”的想法。

尽管德国经济受到区域贸易摩擦、全球增长疲软以及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威胁影响,在第二季度出现六年来首次衰退,但魏德曼表示,现在仍不是“恐慌”的时候。

“我们处在经济放缓的阶段,”魏德曼补充道,“如果德国经济陷入了深度衰退,那么德国领导层就需要提供财政刺激措施。”

不过,他也提出,德国建立在慷慨的税收和福利体系上的“自动稳定器”,应当是冲抵经济疲软的第一重措施。

他指出,德国政府仍然存在一定的财政政策空间,毕竟德国距离违反宪法禁止的巨额预算赤字还很远,大规模刺激计划没有必要。

同时,魏德曼也将自己放在了欧洲央行恢复大规模债券购买的对立面。他表示,“对政府债券购入应非常谨慎”,因为它们可能会模糊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间的界限。“问题在于,基于我们的通胀预期,采取新措施是否必要?特别是如果届时副作用增加而效果消退的话,”魏德曼如此解释道。

上个月,欧央行曾宣布正在准备一些量化宽松措施,原因在于欧元区经济疲软,二季度GDP整体增长仅为0.2%。

魏德曼长期以来一直是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中最偏鹰派的成员之一,也是对非常规货币政策措施最强力的批评者。此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曾在欧元区债务危机中用这种手段来恢复金融市场的稳定。

不过,魏德曼近期暗示,虽然不情愿,但他仍会支持将利率从当前-0.4%的水平继续下调。 “利率越低,持有现金的动力越强”,他补充道,“但是,在我看来我们还没有到这一步。”

德国经济“黄金十年”谢幕?

2018年之前,德国每季度GDP增长率稳健,然而在进入2018年之后,可以看到其季度GDP从第三季度开始逐季度下降,此次2019年二季度GDP环比萎缩0.1%的数值,被不少经济学家称为是德国经济“黄金十年”的结束。

 

德国季度GDP走势图 来源:德国联邦统计局

ING荷兰国际集团德国首席经济学家布哈泽斯基(Carsten Brzeski)指出,德国此前十年的强劲增长受益于早期的结构性改革、财政刺激、全球化的黄金期以及欧央行提供的低利率和弱势的欧元。

布哈泽斯基指出,自从2008~2009年的经济衰退结束后,德国经济就以平均每季度环比0.5%的速度增长:事实上,在过去的40个季度中,有35个季度实现了增长。

“然而,这种看上去毫不费力的增长要结束了,在这些令人赞叹的数字背后,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悄然而生。” 布哈泽斯基表示,在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德国经济实质上陷入了停滞,季度GDP增长平均为零。

经济停滞的原因在于,虽然私人和政府消费轻微上涨,但贸易和建筑业拖累了增长。不过值得指出的是,其中尤为严重的并非贸易摩擦的直接影响,而是不断增加的不确定性打击了商业情绪,从而放缓了经济活动。

布哈泽斯基指出,“现在,谁还能记得一年之前,德国经济的最大问题是供给侧的不足呢?”

“更糟的是,预期中的投资增长并没有出现,”他指出,“工业放缓已并非新鲜事,近期的情况表明德国国内经济对外部冲击的韧性开始瓦解。利润预警、首次裁员、兼职工作项目的增加、降低的消费者信心和逐渐疲软的服务业,这些都给经济敲响了警钟。”

布哈泽斯基指出,相比起恐慌,更需要做的是回应,而目前的情况要比2008~2009年更加复杂。

当时,一个标准的凯恩斯主义刺激方案就启动了经济,银行担保、短时工作等政府措施十分有效,德国经济从根本上坚实。他指出,但现在,德国经济出现了不少结构上的问题,比如数字化、基础设施以及汽车业等难题。

上一篇:美联储拒德国复查存美国的黄金请求后,中俄德或突然祭出三剑合一
下一篇:中国超级工厂投产在即 特斯拉又盯上了德国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网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德国网微信公众平台!